行业资讯

白鳍豚

2021-11-19

和天空脆弱的壳轻轻一吻,率先成为

坠落的时间中

一粒冰一样圆润的白水。

 

要么引领整条大河成为冰,把白色

嵌在终将干涸的大地上

作化石状的念想。

 

要么被铺天盖地的水,融化回水

只是不能再白。

 

时间就此断裂

如同鱼停止划动的左鳍,见证

筑好的纪念馆,汉字雕出的右鳍。

 

干涸的树枝上悬挂枯萎状开过的水珠

冰的形式主义,衰退在水的画布上。

 

手术台上不锈钢针头样的光洁

被挖沙船驱赶得销声匿迹

扬子江像一条失去引领的老式麻线

找不到大地的伤口。

 

邮票拯救过的名词,被绿皮卡车

拖进一个年代模糊的读书声中

童声合唱的信封们在清澈中纷纷凋零

盖有邮戳的水,年迈

被年轻的水一次次地清洗。

 

那粒冰已经无水敢洗了

所有的水都在见证,最后,成为一本书

厚厚的证据。

反馈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发送成功
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