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乌鸦

2021-11-19

天空仓促的句号。

 

大地沦陷在羽毛们没法甄别农药

的黄昏。

 

栖在用来上吊的核桃树上

让绳索套在一条路的提心吊胆处

直到农田边的小学

唱腔样的朗诵

被记忆的刀

把树刻成天空的裂纹。

 

乌鸦的黑色不敢出声

田野寡淡得只剩一粒哑巴着的盐。

 

冬日闲田上生长的黑庄稼

被农药的镰刀一茬茬地收割。

 

农药的爪击败壤,击败壤隔代的遗传

和扶不起来的江河水。

 

视野被近视的喷雾器越写越小

拄着时间药味的拐杖

老迈的成群的乌鸦,被打成天空的

霰弹

阳光透过天空乌鸦的洞

观测夭折的温暖,和挂在核桃树上的

自闭症。

 

爬在天空上的药粒,像是悬壶

等着有人,用来济世。

反馈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发送成功
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