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河马

绷紧的皮朝着干裂奔跑,地球肺炎时的体温

日渐升高

河流的水的鸟一只只飞离树枝,皮肤

干裂出的树枝

非洲土著的方言一边被外人默念

一边被水越洗越黑,像一块博物馆中

陈设的炭。

 

气温高过水草,水先死了

气温高过树枝,树枝上的方言先死了

气温高过河流,河流到过的地方先死了。

 

给地球生火的人,用钻井的火柴

偷听密码

知道的越多,水越少

河流的树枝越细,抽在博物馆脸上的

耳光,越痛。

 

硕大的嘴和远处夕阳的烧饼之间

是用衣物站立的人群。

 

从地上生长的棉

至地下流出的腈纶的口号,烫手的口号

地球像是童年的山芋。

 

河马是水浸泡的药

整个江河是流向大海的酒,河马的药力

越来越小,直到成为扔在河床上的

药渣。

反馈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发送成功
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